买【大冶市交通投资政府平台债-养殖巴巴网】『享』『全』『国』『最』『高』『返』『点』『1%-10%┃返点现结┃合同面签┃
【大冶市交通投资政府平台债】            

观点地产网讯:8月4日,据港媒报道指,以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估值逾2,000亿美元计,其于A股及H股市场分别出售10%及5%持股,合计集资额约300亿美元。若最终集资额敲定为相关金额,蚂蚁集团将超越沙特阿美的294亿美元集资额。

报道并指,蚂蚁集团上市工作将会快速进行,料9月或10月将开展招股工作。

【大冶市交通投资政府平台债】            

【金融其实很简单】

陈志武/文

今天,我们讲金融产品的两个最重要维度:风险和收益。有位朋友小张跟我讲,她每次到证券公司交易大厅就晕了,屏幕上显示的股票上千只,每周新上市8到10只,还有两千多家没有显示出,基金也有好几千只;而去银行,每周新发行的理财产品几百款。其他各种金融产品也很多。小张该怎么判断呢?

金融市场种类确实不少,金融产品更是繁多,其中货币、债券、股票、保险、理财产品的功用和目的都非常不同,给我们一个“萝卜白菜,不好比较”的感觉。毕竟,股票投资是以财富增值为主,银行产品以保值为主,而保险则是规避不利的风险事件,三者不完全可比。但是,学界还是推出了一些度量各类金融产品的一般性指标,让我们多少能跨越金融品种进行统一的评估,比较各类产品的吸引力,决定在它们之间如何进行组合配置。其中两个最为重要的指标是风险和收益,这两个维度最常用也最通俗易懂。那么,如何理解这两个维度呢?

风险和收益

首先是收益这个维度。之前我们说过,货币作为跨期价值载体是没有回报的,收益为零。当然,这里我们需要做一个区分,就是“名义收益”和“真实收益”。你手中的百元人民币今天可以买一件衬衣,但如果中国人民银行滥发钞票,明年同样的一张百元钞票可能只能买0.9件衬衣,也就是通货膨胀率为10%,那么,尽管你手里的百元钞票明年还是印着100元,所以,持有这张百元钞票的“名义收益”为零,不涨也不跌,但你的“真实收益”为-10%,购买力下降了10%,也就是说钞票的真实收益率为通货膨胀率的负数。要记住:手持中央银行发行的钞票并非没有风险,因为货币会贬值。但由于我们今后要讲到的一些原因,在多数国家里,除非你能到境外投资,否则,只要本国的央行比较靠谱,本国货币会是比较基本的跨期价值载体之一,虽然其名义收益为零。

如果把100元存在银行里,虽然储蓄收益不高,但名义收益大于零,也就是说,比如一年的利率为1.5%,不是很高但总比持有钞票得到的零收益要好。

跟银行储蓄接近的是政府发行的国债,中国国债通常的年限是三年、五年和十年,也有期限更长的国债。国债到期的期限越长,利率回报一般会越高。而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虽然财政部是国债的发行方,代表了中央政府的信用,不会赖账,但国债期限拖得越长,未来经济和社会甚至政治的不确定性越大,你作为投资者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所以,你应该得到的利率回报要越高,否则,你不会愿意去买这些国债的,没有人愿意承担更多风险但得到同样或者更少的回报。这里,我们看到,在一般情况下,收益跟风险是成正比的:风险越大,回报应该越高。

当然,你要注意到,在谈到国债或银行储蓄利率的时候,你会听到类似于“活期存款利率为0.4%,一年期存款利率1.5%,五年期国债利率4.3%”等等,这些都是年化以后的利率,真实得到的利率回报会根据持有存款或者债券的时间而调整的。也就是说,为了便于比较不同期限的债券的预期回报,我们通常把债券和其他金融品种的回报统一到以一年为单位计算,也就是以“年化收益”或“年化利率”报价。比如,三个月到期的利率为1.1%,那么,持有这个存款三个月得到的收益会是1.1%的四分之一,而五年期的国债年利率4.3%,持有五年的累积收益会按照每年4.3%来利滚利计算。

不同风险,不一样的预期收益

股票的风险就远大于国债,更大于百元钞票的风险。也正因为这一点,发行股票的公司必须给投资者带来高于国债利率的预期收益,否则就有愧于投资者,也不应该上市,或者应该退市。当然,话是这么说,但现实中要做这种判断并不容易,因为这里说的是“预期收益”。

之前说过,债券的收益会事先约定,比如一年利率10%,但股票没有这样的约定,由于股票发行公司未来的经营利润到底怎样是无法事先确定的,会充满风险,所以,预期收益就变成了张三李四各有各的看法。于是,虽然A股市场在过去二十几年带给股民的平均累计收益低于同期国债,但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都还在,股市也还在,可以给的一个理由是“原来的预期收益高于国债,但后来……”。当然,这种局面是不可持续的,因为任何股票市场,如果它带给投资者的收益长期违背“收益跟风险成正比”的原则,参与这种股市投资的人数只会越来越少,最终股市关门。在以后的课里,我们会进一步讲股市发展的问题和挑战。

美国的资本市场也充满挑战,但总体上还是更成熟。我们可以通过美国的经历看看正常情况下收益和风险之间的大致关系。还是以1925年底开始到2014年底结束为例,并且假定当初你有一万美元做投资,而且每年的利息和分红都重新投入同样的金融品种,那么,在这89年里,如果一直把钱投在短期美国国债里,到2014年底就变成了21万美元。

如果是一直投资长期国债,那当初的一万美元变成了135万美元,这蛮不错的;如果一直投资的是美国大公司股票,一万美元就会变成5316万美元;而如果一直买小盘股,就如我们以前讲的,最后累积的财富将是2亿7千4百19万美元!

所以,你看到,长期而言,风险越高,收益回报总体会越高。只是在达到长期效果之前,你可能经历很多上涨下跌的起伏,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按照年化收益计算,短期国债平均年收益3.5%,比通货膨胀率高一点;长期国债5.7%,大盘股10.1%,小盘股12.2%。但千万不要忘记:短期国债的风险波动率也最低,才3.5%,而小盘股的波动率高达32%,几乎是短期国债风险的十倍!

如果你学过概率统计,我们这里讲的“波动率”或“风险波动率”就是年收益率的均方差;如果你不熟悉概率统计,也没关系,就把这个理解为风险高低的指标,波动率越高,风险就越大。

所以说,我们在讨论金融产品、判断投资价值的时候,千万不要只看收益而忽视风险,不要不顾风险去追求收益。

今天的要点:

1.各类金融产品的目的不同,所以,对不同的人,具体哪个金融产品“最优”很难一概而论。每个人的经济状况不同,面对的金融需求也会不同,由此,“最优的金融产品”也会不同。

2.在一般意义上,风险和收益这两个维度可以度量各类金融产品,帮你把五花八门的金融产品做些区分。风险越高,预期收益应该越高。如果实际情况反之,则说明该金融市场存在扭曲。

3.货币的名义收益率为零,银行储蓄的名义收益率会高一些,因为其风险也大一点;以此类推,中期国债、长期国债、大盘股、小盘股的风险分别更高,它们的预期收益也相应的更高。但是,记住:不能只谈收益不谈风险。

(本文为喜马拉雅《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讲座文本)

【大冶市交通投资政府平台债】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文丨陈虎东

无论是“新零售”,还是“旧零售”,也就是传统零售,效率的高低始终是决定企业成败的终极衡量目标。“新零售”这个概念出现的时候,直到现在,众多的企业家们其实并不知晓什么是“新零售”,但是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经营的业务、日常的管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正在诠释着“新零售”所蕴含的内涵之一,那就是“效率”。

因此无论是什么形式的零售,对于“效率”的关注,其实一直存在,而并非只是“新零售”企业才关注这个内涵。只是不同零售企业对于效率的重视,在“新零售”行业特别突出。

“新零售”的兴起,其实和社会消费环境有关,我国由计划经济时代背景下的短缺经济逐渐过渡到市场经济体制之下的消费经济,直至消费逐渐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生活方式,具有了明显的价值诉求。而价值是一种非常主观的东西,并没有一个非常确定的标准来衡量,因此在消费经济主导之下的市场,如何较为精准地满足消费者这种非标的价值诉求,那么对于效率的关注,就成为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因此,效率战争,本质上就是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满足消费者的价值诉求,各个零售企业争相采取的竞争手段。

传统零售时代背景下,零售效率的提升重点关注的是技术、促销等比较简单的方式,效率提升的空间和要关注的点是比较窄化的。对于效率的研究可开掘的空间不是那么广阔。然而,在当前的新零售背景下,当商品极大丰富、技术空前提升、渠道极为多元、体验极为重要、营销极为便利、商业模式极为繁多的情况下,零售企业对于效率的把握,其实都在考量每个企业的运营能力,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要关注的方面是非常多的。效率自然就成为每个企业需要投入极大的精力对待的问题。

那么,当我们关注效率的时候,我们应该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呢?

“异化消费”问题不可避免。

我们简单地将非理性消费、冲动型消费、跟风型消费、过度型消费等消费方式导致的上瘾性消费和浪费型消费,统称为“异化消费”。

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就是,有的零售企业主营的奢侈品,本身就是通过大众媒体包装出来的,发达的媒介让这种产品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导致本来不属于大众消费范畴内的该商品,成为一种全民追捧的消费品。

因为大众消费者是不存在的,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是不会产生任何自发的消费需求的,只有通过媒介的宣传,某一种产品才会成为大众的消费品。那么同样的逻辑,当前采用了媒介包装的形式,加上现代零售工业发达的技术和多种元素(例如人文)的植入,某一种产品照样可以成为全民消费的奢侈品,加上各种渠道的宣传,例如直播、网红、微媒体、短视频等,该产品具备了麻雀变凤凰的超级能力,最终让消费者接受了这种商品并愿意为其买单。一些人对该种商品的渴望使得购买行为不但变成了一种主动行为,更成为了一种上瘾行为。这实际上是导致了资源的浪费。

当零售企业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生产消费者“非必须非必要”的商品时,其实是在扭曲着正确的消费观,因此零售企业的这种行为,本身就不是一个有效率的行为——尽管确实在一定的周期内,零售企业可以赚到钱。但是这种“繁荣”,并不代表着社会某个阶段的消费层次跃上了一个台阶。也就是说,零售企业通过多种运营的手段营造出来的这种消费繁荣,是一个假繁荣,是无效率的。

在2020年1月底,李佳琦的新文化股价一字涨停,另一家上市公司金字火腿也因李佳琦带货后,第二天股价斩获一个涨停板。网红带货推动股价涨停,引发了市场关注。

而在2020年的1月份,淘宝、快手、抖音、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等平台也持续加快了在直播带货业务方面的布局。也是看中了网红直播带货这一新型的零售方式,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商品塑造成爆品。

其实可视化的直播已经深深植根在零售的运作模式中,本身是正常的,就像之前的明星代言一样。而借助于当前更加发达的传媒热炒,零售的这种直播带货模式比传统的明星代言更加具有社交性和蔓延性,非理性的购买欲望能够在短时间内被带动起来,所以推动网红经济概念股涨停,这是不奇怪的。

网红带货拉动零售上市公司涨停,是一种“现象级”情况,或许持续不了多久,因这里面不排除有大量的上瘾性消费行为。例如口红,有的消费者能买几十支上百支,从一般的思维来看,这么多的口红,根本是一种非必须非必要的商品;另外,直播所营造的可视化环境,能够在短时间内激发起冲动消费的欲望,所以消费被异化的可能性非常之高;加上网红本身带有“明星”的属性,粉丝关注本身就是一种社会人际现象,所以通过消费购买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必须必要的商品(口红),逻辑上也说得通。

如果按照“新零售”的内涵,网红直播这种方式自然也属于新零售的范畴,那么这种新零售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种异化消费,或者说是一种异化消费成分居多的新零售方式。是存在资源浪费的一种现象。

那么,遵循这样的逻辑,如果众多的零售企业,纷纷加大了在网红直播这种方式上的效率竞争,其实对于整个消费市场来说是不利的——因为很多资源被浪费了。

异化消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过度的透支信用。以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能够累积大量的数据,我们称之为大数据。这些数据能够相对精确地刻画出某个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习惯。这就为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构建客户信用体系提供了方便。

之前我们依赖信用的渠道比较单一,最主要是银行,我们通过信用卡进行消费。而现在则通过例如阿里巴巴的芝麻信用、腾讯公司的腾讯信用、京东信用、小米信用等虚拟信用体系,消费者的透支消费信用越来越突出。在消费行为中,消费者获得了标的物商品,但是附属于这个标的物的其他服务,也是要付费的。也就是说,消费者透支的消费越多,附属的成本也越高。例如随着人们对于上瘾性商品的消费行为不断增多,消费者对于快递成本的负担,即使是退货的成本也比较高,或者是对于占用存储空间的概率就比较高,又或是对于处理商品包装物的成本比较高(例如垃圾分类成本)。那么这些隐形的成本其实推高了整个社会的成本,从这一点而言,很多人在当前都是以过度透支信用为手段来购买商品的,对于资源是一种成本高昂的浪费。

在这个层面,新零售的效率战争,对于整个产业链来说,竞争越惨烈,成本越高昂。

因此,异化消费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不健康的消费观念,也是一种被商业模式或者过度商业包装出来的能够刺激消费群体进行非理性消费的举动,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消费流程,但是对于新零售的建设,甚至是健康商业经济的发展,则是有害的一种消费方式,切忌跟风。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大冶市交通投资政府平台债】